司空随缘_L22

一个时常抽疯的神经质又有趣同时拖延症很严重的人

一个老玩家的回忆?

题目暴露了我取名废的本质,一篇从前写的生贺丢上来,本来想改一改的,但是没有灵感,算了
顺便祝佛牙牙生日快乐!
伞修
大概是夏歇期的某一天,战队里和训练营的其他人都回去了,关榕飞抓壮丁抓到叶修,要他去网游里打个偏门材料。
叶修随便找了一张账号卡登上游戏,神之领域天地泽,观山镇观水村。
天地间观山观水,写文案那个家伙还挺有闲情逸致嘛。
名为[白古]的战斗法师提着战矛英姿飒爽地站着,头上顶着[嘉王朝]的公会名。
啧,还是个卧底号。
叶修弹了弹手中的烟,抖掉结得长长的烟灰。
关榕飞这次要的材料叫做树灵珠,要做一连串的前置任务最后打通一个副本,这个副本是最近才合并到神之领域来的,原来是网游里一个高难度但没什么产出的支线。
可能是出的时间太短,改动太多,游戏论坛上还没有出现详细攻略。
是单刷还是叫几个会喊666的队友?
叶修选择单刷。
【蒹葭】:去河边找到[雨树],完成他的试炼,带回任务道具[一支过去的芦苇]。
找人,打架。
NPC[雨树],枪系精通。
叶修用了三分二十秒,在血量剩余百分之六十的时候以一个大招伏龙翔天获得胜利。
感想:精英怪的血条果然很长啊。嗯……技能循环的套路很眼熟啊。
【聆听】:听[十叶]讲述过往。
安静听故事。
【纸鸢】:帮[雨枝]取回塔楼顶端的风筝。
一个小村庄为什么会有塔楼这么不写实的建筑物?这就算了,为什么连个落脚点也没有?战法又没有飞枪你让我怎么上去?
从相邻的另一塔楼顶端用尽所有位移技能才勉强挂在了目标塔楼边上的叶修很无语,这种时候果然还是魔道学者和枪系职业比较方便吧,早知道拿散人号过来了。
【询问】:把信物带给[雨树],邀请他一起前去查看传说中的黑暗地穴。
取名字的敢不敢走点心?
树,枝,叶,黑暗地穴什么的,待会怪物不会叫花,果,木,森林女巫吧?
文案组倒没有真的那么省事,不过异变的熔岩蜘蛛,异变的熔岩蜘蛛首领这种画风的名字还是让人有种给他一个熔岩烧瓶的冲动。
[雨树]的破甲炮和卫星射线在叶修念头闪过的时候往怪物群中落了下去。
叶修挑了挑眉,NPC也是要讲道理的,拿着玩家的大招当常规技能用真的没关系吗?
吐槽归吐槽,手上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配合[雨树]干脆利落地干掉了这群小怪。
一号boss[灰袍术士],用得一手好混乱,带着一群小弟。
然并卵,NPC[雨树]和叶修操纵的[白古]都敏捷满点,他一个也打不着,[雨树]重火力掩护,叶修近身强杀,两人和boss长长的血条作战了十六分钟整。
输出啊输出。
[白古]身上的装备虽然走在网游玩家前沿,单刷五人本还是显得有些勉强。
二号boss[幽灵骑士],血量减少但移动速度开挂,动起来就好像神出鬼没的幽灵,还一定程度豁免物理伤害。
算你狠!
花了比刚才更多的时间干掉幽灵骑士,叶修开路接着往里走,打发了路上的小怪之后终于走到了最终boss面前。
[变节者乌南]:法师公会叛徒。
……
“变节者乌南?打这个boss有什么用?没听说他有什么掉落啊?”
“意志纹章,可能外观好看吧,上次那个代练老板要,出价100R呢。”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并肩踏上前往副本的林中小路。
叶修和苏沐秋交头接耳地讨论着刚刚那场战斗中的问题。
“苏大大你的枪体术又进步了啊!那一记膝撞的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我又换了加敏捷的新装备,你的却邪也该重制了,攻速慢了,这样下次碰上大漠孤烟打不过可就要英名扫地了。”
“啧,怎么可能?”
“4月19日,大漠孤烟邀战叶秋,大漠孤烟胜,累计获胜15次。”
“苏大大,扎心了啊!”
“叶秋累计获胜21次,平2次。”
……
“刷了六次了为什么还不掉意志纹章?”
“你太黑了,叶心脏。”
“吃我豪龙破军!”
“同队伤害豁免的,叶秋大大。”
“我知道啊。”
清晰如昨的对话在耳边回响。
那些久远的记忆碎片沉浮在时光的河流里,历久弥新。
那是刚刚开服的时候,苏沐秋和叶修像所有的荣耀新人一样,在一无所知的境况下摸索着前行,每天琢磨着技能,装备,自制武器,游戏生涯中充斥着各种PK,帮会活动,野图boss,副本记录。
角色数据一天一个样,技能组合一天一个套路,一个个适用于荣耀这个游戏的技巧被发现被创造,每天都有新的朋友加入,新生的嘉王朝和新生的荣耀一样欣欣向荣。
蓝雨,微草,霸图一个个的游戏帮会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
那是最好的时代,一切才刚刚开始,未来的路还很长。
我们怀着满腔的热爱与无畏行走在崎岖的路上,艰难险阻也视之如通衢大道。
那时候,你还在我转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

叶修摁灭了手里的烟,操纵着[白古]配合NPC[雨树]再一次朝着[变节者乌南]发起攻击。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副本某boss,最终击杀,叶修,第六次。
现在我可以尽情猖狂了。
少年,看到君莫笑这么强力,有没有很欣慰?
三十七场连胜呐,要做到可也是很不容易的。
沐橙现在也是优秀的职业选手了,你这家伙肯定很骄傲很自豪吧。
荣耀这个游戏,我觉得我还可以一直玩下去。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心火不熄,热血长存。
我喜欢这个游戏。
把树灵珠交给关榕飞,叶修操纵着[白古]回了第一区。
游戏里的风景,他从没有好好看过,那时候整天想着什么呢?
副本,攻略,隐藏剧情,PK技术,帮会建设,稀有材料,人们聚在一起为了热爱的事情而努力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多注意力分给风景。
叶修操纵着[白古]沿着当年升级的路慢慢地走过,新手村的小boss他们穿着白板装备欺负过,布尔斯镇里做过各种鸡毛蒜皮的任务,空积城里倒卖过装备和材料,城外的树林里打过敌对帮会的埋伏……
一路走来,每一处都留下了点点滴滴的回忆,当年的期许如今早已实现。
一转眼荣耀开服十年了,斗神,拳皇,枪王,魔术师,剑与诅咒,繁花血景,犯罪组合,虚空双鬼……无数壮丽辉煌的篇章一一书就,却缺了苏沐秋的那一页。
后来的那些小鬼,又有谁知道神枪这个名字呢。
十年当中,他习惯了聚散离别,习惯了转头的时候看到的是空空如也,习惯了背负着两个人的梦想前行。
然后某一天他变成了坚不可摧常胜不败的荣耀第一人,那些年少轻狂的,莽撞无畏的,执着不悔的,不完美的一切都在时光的纱帘之后成为了王者身上荣光的注脚。

哥现在可是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人,冠军拿到手软,我就说散人很有前途嘛
苏大大,你看见了吗?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