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随缘_L22

一个时常抽疯的神经质又有趣同时拖延症很严重的人

我生命中从天而降的一束阳光

我知道太阳之所以发光并不是为了照耀谁,但我还是忍不住为它美丽而炫目的光芒而着迷。
就像人类在经历过漫漫长夜之后无法拒绝光明和温暖一样,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对你心生倾慕。
我贫乏的表述能力无法描绘你百分之一的好来,我只能说,你这样好,但这样到底是怎样呢?
优秀,善良,温柔,职业,坚强,忠贞,谦和,虔诚,是这些吗?倘若其他人也拥有这样美德,我也会像爱你一样爱他们吗?
我知道我不会,不止是因为你拥有我生命中所知的所有美德,也因为你是你,独一无二的你。
别人不会有你一样的天真傻气,不会无所畏惧地发着光在我抬头的时候经过天际,不会像你一样热血或是担当的燃烧自己,不会鲜血淋漓地独自前进,不会笑着哭泣。
我最初爱上你划破长空的身影,像诗句里写的一样所向披靡,转战天下无人能敌,那时的你有着王者的野望,要为天下改朝换代,想在历史书上写下名姓,无数的赞誉与美名涌向你,人们用各种方式歌颂你的战绩,狂热追逐你的身影,然而这一切终究戛然而止。
那个后来被时光证明错误的决定,当时是各取所需,强强联手,现在再看,却是全世界观众的注目下的洪水始发,可笑在它淹没脖颈之前,人们却以为不过是些许浪花。

多年之后,当你从霜寒夜幕中,时光洪流里,大众的视线之外,再次走到人们眼前,离别的时候要到了。

彼时我在星球的另一端,从社交网络上见你,从直播镜头中见你,从岁月长河里封存的录像中见你,从人们的记忆和话语中见你,从我自己的心里见你。

现在人们将目光投注过来,倒时时处处都能见你了。
无数可靠的不可靠的,有根据的胡乱编造的消息漫天飞舞;叹息声,讥讽声,哀哭声,大笑声融为一炉,炉中是一幅众生相:一群人哭着喊着伸出手挽留,一群人喊着来这里去那里,另一群人笑着乐着:噫!好!这人可是要走了!
大抵有些人卑劣的本性作祟,见到别人不好,便是本来不可乐的事也变得可乐了,这无端而来的恶意实在令人作呕。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断没有任人谑弄取乐的道理,凭他是何等样人,也敢出来狺狺狂吠。
我这人贪嗔痴慢六欲七情俱全,也免不了要和他们讲讲做人的道理。

我生命中太阳月亮一样的客观存在,神话传说一样的飘渺寄托,最爱的故事里的国王将要离开他最爱的国度,踏上另一段旅途。
人们的关注不过是为了见证一颗璀璨星辰的消逝,我知道那一天迟早会到来,我知道你只是换一种形式发光。
但是我知道,你热爱你的国度,你还舍不得离开。

我很害怕,我怕再也无法在疆场上看见你了。
我的国王,我的王子。

评论

热度(9)